放下創作欲望 樂在復舊如舊

Cover story  Work & Life Balance

口述=蔡舜任(油畫修復師)
第一位畢業於義大利翡冷翠史賓內利宮修復學院的台灣學生,承習修復大師Stefano Scarpelli,有油畫修復師執照。在台南有一間個人工作室。

撰文=陳坤賢
攝影=倫敦男孩
部分圖片提供=蔡舜任

正在進行武將的修復工作。
正在進行武將的修復工作。

在義大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拜師在 Stefano 門下時,有幸進去烏菲茲美術館,協助進行文藝復興繪畫之父喬托(Giotto di Bondone)的畫作修復。後來到過荷蘭,又去了美國紐奧良修復卡崔娜風災後水損嚴重的名畫,聽了整整一年的爵士樂,期間跟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修復團隊合作,打開了視野,也更能傾聽隱藏在畫作裡的聲音。

「復舊如舊」的概念是把受到時間、外力、環境等因素破壞的文物盡可能全色,恢復成最初完成的狀態,但方法並非就是用新的顏料、油漆,然後大筆一刷抹覆在原作上,或是不先判讀部位調配比例,直接用溶劑洗去整件作品所有髒汙。國內目前的「修復」仍多採用這種粗暴的「重繪」方式,除了破壞物件,更重要的是作品代表的台灣文化史,及經歷歲月該有的時間感也被抹滅了。

最辛苦的其實是如何解釋給業主甚至政府官員了解,因為長久以來大家已經習慣用一視同仁的方式來修繕文物,甚至官員會希望我制訂一套SOP標準流程出來,以後的標案就照著這條路走。因為有使命感,我才會回到台灣,我相信只要持續把修復的觀念與技術傳承下去,總有一天能改變。

傳統門神繪畫大師潘麗水的作品修復前後對照。
傳統門神繪畫大師潘麗水的作品修復前後對照。

修復需要長時間的專注力與體力,所以工作之外,我從學生時期就喜歡打籃球,有時間就會約朋友去痛快地打一場球。紅酒則是另外一項,我喜歡小酌,與朋友天南地北分享最近的生活。因為曾在義大利生活了10年,特別偏好像是Amarone(註)般勁道濃厚的義大利紅

酒,總讓我回想起陽光熱情的義大利。冬天有時會跑到七股去賞鳥,客串業餘解說,幫遊客從望遠鏡裡指出黑面琵鷺的位置,看到他們開心地討論,自己也覺得高興。

註:Amarone是義大利傳統釀酒法,過程費時且仰賴手工,但釀出的紅酒酒體紮實、香氣濃郁且具有陳年潛力,是義大利紅酒的經典。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4 No. 02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