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世界脫離軌道的 旅人秘密

 

一種生活態度   日復一日的巫術小日子

撰文・攝影=林麗純
Kibbutz Bardo旅人身體合作社。曾任旅遊記者,目前從事文字、身體與属巫的工作。

在埃及北部的白沙漠中,絕對的寧靜與獨處誘發了強烈的意識擴張狀態,也是靈啟的開端。

在埃及北部的白沙漠中,絕對的寧靜與獨處誘發了強烈的意識擴張狀態,也是靈啟的開端。

西藏人有一個七年輪轉的概念,人生每七年會經過一個關卡,金蟬脫殼般褪去過去,舊的自己必須毀壞、肢解、丟棄、腐蝕至盡乃得重生。科學上也有相同的說法,一個人身上的細胞經過七年的更生重置後,七年前同一個人身體裡面的細胞會完全被替換掉,童叟無欺地變成了另一個人。

我在第四個七年輪迴的28歲,占星學上「土星回歸」那年離開社會的軌道旅行了一年多。如果以垮世代的嬉皮術語來說,就是「Turn on, Tune in, Drop out」,本世紀最有名的嬉皮──蘋果電腦創辦人Steve Jobs的自傳中翻譯成「激發熱情,向內探索,脫離體制」,日本旅人間的術語則是「世界放浪」或是遊手好閒的「豬太郎」,台灣人則通稱「棄業」或「樂活」。

嗯。好像是這樣子的,但卻不是。

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旅途中的自己,常常這樣想著。

成為一個「旅人」,作為一個沒有身份的人行走在世界上,如果旅行得夠久夠遠,世界會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向你敞開。旅行把你的身份,認為自己是誰的那些東西一點一滴瓦解,剝除,攪爛,當你失去所有外在身份的時候,赤裸裸地,無所憑藉讓世界的河流沖刷著你的核心,某些東西就會開始結晶。當朋友已經無法解釋你是怎樣的一個人的時候,你反而內在有力量篤定知道自己是誰。

總之,對我來說那段時間的意義大概就是這樣子。

那時的自己好像退化成為某種野生動物,憑藉著本能與直覺而移動。有時幾乎要陷入瘋狂的意識之中,不停地陷落。一次又一次將自己帶入沙漠、荒野與險境之中,進入超常意識的激烈過程,在古老的沙漠深處的絕對孤寂中,被恐懼肢解,被悲傷吞噬,被疑惑啃食,被天地食盡。

有些旅人被宇宙盤古開天般的鼓動啟靈,承接著天地洪荒幽渺的智慧,穿梭在不同的次元與地理上地球肌理力量匯集的地點。即使在科技發達的今日,人類的靈魂與意識更新的過程仍舊神秘原始,無法被人類的智力捕捉。而這的確是我親身經歷的經驗。

在某種無法抗力的驅動之下,我在埃及的沙漠收到靈啟、在以色列的沙漠中學跳舞、在印度遇見瑣羅亞斯德教(古稱祆教)的古老貴族、在日本向藝術家學習乞食於天地的智慧、在祕魯探訪巫師與惡魔纏鬥、在峇里島學習「西化」的薩滿途徑。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9期  自在的生活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