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鄰居、小孩、青年都來參加的河岸旁音樂祭

 

Cover story Outdoor Festivals

口述=陳詩婷
「是岸ShiAn Festival」創辦人之一。任職於綠色公民行動聯盟,2010 組成「太初有舞」,以開放精神探索電子樂的質感與美學。
撰文=鄭雅文
圖片提供=是岸ShiAn Festival

 

如同電子樂沒有主旋律的聆聽開放性,人們可自由的逛市集、聽音 樂、感覺藝術。

如同電子樂沒有主旋律的聆聽開放性,人們可自由的逛市集、聽音樂、感覺藝術。

 

或許是成長背景的緣故,我有著比較跳脫框架的想法。自小生活在田旁邊,所以時常在大自然中探索,沒有人畫條框去侷限住自己,小學老師當時很鼓勵同學們參與文化性的活動,音樂、舞蹈、繪畫的影響一直陪伴在生活中;然而長大後才發現一些社會的價值觀、升學壓力,其實扭曲或壓抑了人的本能,敏銳的感知、創造性,也讓我開始舉辦一連串打破常規的音樂性活動。

第一次辦音樂活動是在大學,自己找了樂團、當DJ,選在以前淡江民歌時代,楊祖珺(註)曾經表演過的閒置空間裡進行,選擇這個場地,某種程度是希望打破既定的框架,傳承並創造有趣的事物。2010 年組成「太初有舞」這個組織,陸續辦電子音樂的活動,試圖結合不同領域,慢慢奠基活動經歷。

「是岸」是一個更完整的戶外電子音樂節企劃,結合電子音樂、市集、公民論壇、藝術活動。在臺北公館的水岸旁,散步的老伯伯、騎腳踏車經過的青年、媽媽帶著的小孩、平常參與派對的年輕人,音樂交會穿梭在不同性質的人們之間,讓活動變得非常的有趣。

我們認為電子樂和其他活動是互為主體,音樂不是陪襯的角色,藉由高規格的音響設備,讓音樂的本質能忠實的呈現,選擇的音樂有一種靈性,以Techno、Downtempo、Ambien這三種電子樂為主要類型,配合河邊的氣息、風、天空,使人感到沉澱。

我很喜歡電子音樂一種去中心的特質,沒有所謂的主旋律或主要歌詞,就算是同個人聽同首歌,每次聽,也可能聽出不同音樂元素的排列組合。例如我只聽某一個高頻的鼓點,會聽到節奏的流動,如果我專注在某一個低音的聲線,聽到的又是不同的故事。是岸也扣合了電子樂這樣開放的精神,在免費的公共空間中,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我們覺得電子音樂本身就具有這樣的開放性,你可以逛市集、聽音樂、看風景,或欣賞藝術創作。

在市集的規畫上,我們強調創作本身,每個攤位都有自己的理念,友善環境、關注社會等。例如「城市農夫」想推動城市農耕,用簡單的盆栽去種食物,提醒我們土地的重要性;而可清洗及重複使用的布衛生棉,代表女性對自己身體的了解和對環境的反思。怎麼去使用這些東西,同時也代表著你的生活方式,以及對社會的想像。

註:校園民歌歌手,淡江大學畢業,為70 年代「唱自己的歌」校園民歌運動的重要推手。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5期  走出戶外參加一場城市獨有的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