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歐洲Bistro感覺的滿足早餐

撰文・攝影=許育華 歐洲和台灣兩邊跑的自由撰稿人,專攻設計、美食和旅行,最近待在柏林。

68

做雜誌寫字維生的人通常不早起,於是,即便我再想念中正紀念堂旁傳統早餐店那帶點焦味的豆漿,我的早餐永遠是咖啡館裡的輕食三明治加一杯熱美式。當然,咖啡館的空間總是舒服自在些,緩慢吃下一天的第一餐有種打開美好一日般的情緒。

城裡有幾處咖啡館是我的秘密基地,各自有其「功能」。若是打算好好吃頓早午餐,幾乎二話不說地往鹹花生報到。我與鹹花生的關係很「曖昧」,即便耗了大把時間在此,但我始終沒有跟店主人成為朋友,跟其他我常流連的咖啡館老闆總是熱切招呼寒暄很不一樣。然而,這種既遙遠又靠近的距離感,正是剛起床不久、尚未暖機、還不知道說甚麼話的我所需要。

另一個原因當然是食物好吃,雖定位為Cafe,鹹花生的輕食挺有歐洲小Bistro的樣子,品質與擺盤也夠水準。當不想要屈就尋常咖啡館的冰冷三明治和不新鮮咖啡,也沒胃口來份餐廳時尚早午餐、又想好好吃一頓時,鹹花生Brunch恰到好處的型式與份量,真是深得我心。鹹花生有幾種Brunch,通常我選擇「伊斯坦堡早午餐」或「太陽蛋早午餐」,前者是異國情調滋味,後者則讓人覺得營養十足。這些日子台北常下雨,鎮日灰暗濕冷,我又點了「伊斯坦堡」有新鮮果汁、水果、芝麻小茴香胡蘿蔔沙拉、烤馬鈴薯、臘腸蔬菜烘蛋的組合,加上一杯我常喝的自家製豆漿。各色菜式小小的份量擺在大圓盤上,冷的、甜的、油膩的、清爽的味道自成一格。再加上店裡正好放著Kings Of Convenience的音樂……這一個多小時早午餐時間,對我的胃和心情來說,都得到全然的放鬆與滿足。▍

摘錄自《小日子》 Apr. 2012 No. 00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