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涼如南風的古早味

 

一種滋味 夏日的南風冰菓室

撰文.攝影=曾威廉

出身臺南鹽分地帶,下半場的青春都耗在臺北城,一頭栽進出版業超過十年,曾在多本時尚雜誌擔任不時尚編輯。想看比較不正經的請搜尋臉書:精神科觀察日記。

位於西港連通臺南市區的中山路上,不起眼的古早味冰菓小店需要放慢速度才找得到。

位於西港連通臺南市區的中山路上,不起眼的古早味冰菓小店需要放慢速度才找得到。

 

前些日子,回臺南參加表姊婚禮,席間與長輩懷念起古早味流水席,總鋪師辦桌手藝如何精湛,漁人用料的澎湃實在,送進嘴裡,每一口都滿是誠意。豔陽天翻攪大鼎爆油香,與人同高的大蒸籠掀出滾燙白煙,仍燒不過鄉下人家的鼎沸熱情。

年幼的我,總得強忍著玩心端坐在白鐵椅上,期待遞來一個粉紅色保麗龍 盒,一打開是最愛的四菓清冰,這場筵席才算有個歡喜結局。

綿如細雪的白色清冰,飄散濃郁香蕉油香氣,拌入果乾、軟糖後的色彩,如同早期臺南辦桌紅白相間的遮陽布。磚紅色的大圓桌上,魚翅羹、紅燒蹄膀⋯⋯菜色如數家珍。經歷辦桌時代的人們,總能在白底藍花紋的小碗裡,舀起一口熟悉滋味。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3期 收藏有故事的老物 過簡單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6 No.53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