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旁 生活物件的拆解與重塑

 

一個展覽 2013 FORMOSA 雕塑雙年展

撰文.攝影=葉于樵
愛玩愛喝小酒,是個不像女生的全球趴趴走背包客。

 

拿著拖把的關公雕塑,嘲諷當代強權與偶像的消退。

拿著拖把的關公雕塑,嘲諷當代強權與偶像的消退。

冬天依然艷陽高照的高雄城,沿著愛河到 「駁二藝術特區」,33位台灣當代雕塑家的創作正熾熱展出,鋼鐵、銅雕乃至於各種複合媒材形式,交織出多元的雕塑想像,多位年輕當代藝術家來到這個城市進行創作、策展,開幕式彷彿一個小型同學會。我在其中巧遇幾位曾訪問過的朋友,以及近年來逐漸嶄露頭角的老將新秀,海港寬闊開放的展覽場域,捎來海水的味道,在空間上即塑造出截然不同的視覺體驗。

充滿童趣的洪易作品,佇立在入口處,吸引觀者的眼光。緊接著,張乃文張著血盆大嘴的巨獸,迎戰提著拖把、失去豪氣的關公大型雕塑。我好奇地詢問藝術家,為何是關公,而不是其他英雄造像?以大理石作為雕塑的主體,除了造價昂貴之外,又想傳達出什麼象徵符號?

總是予人有些桀敖不馴印象的張乃文,平和地回應創作概念。在他眼中,關公是一個從昔日歷史典故,到當今生活信仰中,大家均十分熟悉的英雄人物。然而,隨著後解構時代來臨,人們對於英雄的期待逐漸減弱,對於偶像、強權不再盲目崇拜。這些曾經氣宇軒昂的偶像人物,也就失去了象徵意義,即使是關公也只能垂頭喪氣地任人擺弄。

策展人之一的劉柏村,則持續《鋼鐵化身》 系列延伸創作,好幾列金剛高舉著雙手,展示如同健美先生一樣傲人的身材,試圖傳遞 「金剛不壞之身」意象。藝術家將整個空間場域皆納為他作品的展示空間,鋼鐵人背後是象徵商業高度發展的「八五大樓」,在城市從工業化逐步轉型的過程中,不啻提供一 個省思的角度。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2期  老所在的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