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琳】沒有任何事能超越 音樂帶來的美感

 

 方琪

 張界聰

王若琳 臺灣知名創作女歌手,渾然天成的嗓音可以抒情溫暖也可以搞怪奔放,創作中充滿大膽的想像和生命力。

 

 

 

 

 

 

 

 

 

身為一個創作歌手,我做自己非常相信的事情,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是為了自己,所以也不太理會別人說什麼。

 

其實在去美國求學前,我的個性已逐漸顯現了,不過在美國,透過各式的媒體,我可以對喜歡的東西挖得更深,在音樂上是影響很大的。奇妙的是,我非常受歐美傳統寄宿文化影響,想像著充滿母性權威的修女、調皮的小孩⋯⋯等等角色,明明沒有住過校,但對於這個情境總是很有畫面,也成為我音樂創作主題的靈感來源之一。

 

唱歌時,我會進入歌詞中的角色和音樂的氣氛,再詮釋出來,創作過程就是專注地把我感受到的美感放進歌裡,讓播放時能重現那份美感。或許因為自己其實是很多愁善感的人,太多喜怒哀樂和心情的起伏會很累人,像是看電影我寧可看搞笑或動作片,情緒才不會有太大的負擔。

 

我最害怕寫歌時重複,曾經很欣賞一位高中時聽到的網路歌手,我們年紀相近,創作表達出來的東西都很單純無厘頭, 深深吸引我,但我發現長大之後的他,作品漸漸失去了那些東西,人一旦做東西成為習慣而不是直覺的時候,就會變得空虛,我不希望自己變成那樣子。

 

最近發行的新專輯《霸凌之家》,我想用音樂呈現人性的各種面貌, 歡迎大家進入我創造的殿堂,用了很多黑色幽默的方式,提姆波頓的電影也是我的靈感來源,我非常喜歡他的《愛德華剪刀手》,用很黑暗的方式拍出了愛情的美,純粹到讓人心痛。

 

這次MV 我有很多戲劇性的表演, 例如在《正當繼承人》中,我演一個怪異少女,最後把所有樂手都給謀殺了,揣摩特定世界角色的心境,讓我覺得很興奮。之前也參與了舞臺劇演出,不同於電影的寫實,這種比較誇張, 表達情緒更超越自然的方式,是更幻想的東西,對我來說更有趣,有機會我也很想寫自己的劇本,然後去演出。

 

服裝造型也是穿自己的衣服,平時我就很常穿這種復古洋裝,我喜歡打扮成像是存在於某個人的幻想之中的造型,臺灣、 東京、美國都有很不錯的古著店,可以找到充滿想像的衣服。我並不是拍照特別有自信的人,但只要邊拍照邊放著自己做的音樂片段,就能自在擺動。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7期 我們和貓與狗的小日子)

摘錄自《小日子》 Jan.2017 No.057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