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針織網搭建的實驗空間

 

一個空間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

口述=曾志偉
「自然洋行建築事務所」創辦人與設計總監,建築作品「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獲2014 ADA新銳建築獎特別獎。

撰文=鄭雅文
圖片提供=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自然洋行建築事務所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以八公尺高的農用針織網搭建,覆蓋原有的木造建築。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的起點原是工作夥伴想以貓美術館的方式,成立流浪貓的中繼站,後來找到外雙溪半山腰上的一塊地,附近住著一些藝術家和靈修者,是個很特別的場域。但由於這裡太原始,周遭的野生動物和潮濕的環境不適合貓生活,於是轉為規劃「原始感覺」實驗空間,將平時收集到的原始元素和思考內容物件都放進這裡,成為一個讓人短暫逃離庸擾環境的研究計畫。

童年的我在帛琉念小學,每天只上半天課,下午或假日就會到海邊、山上探險,平時老師也會帶著我們到野外探險,撿拾樹枝直接搭建棚子過夜,觸目所及盡是雨林、草叢、炙熱沙灘,生活在一個脫離文明,充滿野性的世界。因此兒時在南島的生活經驗,或許間接影響了「少少」生猛而原始的設計概念。

從小我便很喜歡畫圖,大學讀了建築系,2002年成立「自然洋行建築事務所」,之後的十年,陸續往返峇里島創作。峇里島有許多國外的設計師、藝術家,從建築、室內設計到小物件的陳設,環境與空間是一種全面性的感官思考。

在峇里島也結交了來自各國的藝術家朋友,其中一位日本石雕家,有次他拿了一塊很大的石岩準備創作,結果隔年我再去拜訪他,那塊石岩還是沒有雕,我和他開玩笑說,你怎麼都偷懶沒創作呢?結果他卻回答,自己和這塊石岩反覆對話了一年,那些風雕蝕過的痕跡、渾然天成的紋路,讓自己不忍心砍下第一刀,最後他決定只在石岩的底部鑿切,不去改變石岩原本的樣子。

這件事讓我感到很震撼,之前自己面對建築時,常常有這樣侵入性的想法,在設計「少少」的過程中,人們會想要消滅大自然,例如清除樹木、蜘蛛的絲,但它是本該存在那裡的,為何要驅逐它們呢?於是我以一種很輕巧的方式去對待建築,「看得見的東西要少做,看不見的要做很多。」這也是「少少」的思維,不做太多事情去改變它,無形的思想必須想得透徹。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6期 私廚餐桌)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