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如】看企鵝的日子

 

一種氣味 呼吸南極的企鵝味

撰文.攝影=黃麗如
資深旅遊寫手。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個人部落格與FB:「享樂遊牧民族」。

 

國王企鵝是南極最美的風景之一。

國王企鵝是南極最美的風景之一。

 

穿著雨鞋、搭著橡皮艇,經過兩天兩夜的航行,終於抵達南極。當橡皮艇漸漸接近岸邊時,一群頰帶企鵝(Chinstrap)在岸邊搖頭晃腦,正準備要說:「好可愛」,但撲來的氣味卻令人脫口而出:好臭。

是的,企鵝好臭。但在這世界的盡頭,臭和可愛是不違和的。

夏日的南極,大地上或多或少還附著雪,但太陽超長的工時讓極地益加潔白,同時也照亮了在這塊土地上生存物種的排泄物。當雙腳踏在甫溶的雪地上,陽光熱氣揮發企鵝寶貝們的排泄物,陣陣腥臭味挾著冷風襲來。起初,會摀著鼻子,但習慣了,就會把這個氣味包容在南極的色香味中。只有親身造訪過南極的人,才能明白在圖片、影像的靜謐潔白詩意情境之外,這個遠方大陸其實還有獨特氣味。

氣味震撼在南喬治亞達到最高峰。處在亞南極區的南喬治亞是國王企鵝重要的棲地,最初就是為了看這款脖子有迷人鵝黃色的企鵝而奔赴至此。登上國王企鵝的群聚的Salibury正值淒風苦雨,雨水將大地的雪與土和泥全部混在一起,在踩踏水窪之處,不時還會看到小企鵝的屍體。帶我們上岸的探險隊長Brandon說:「企鵝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是在海裡生活,他們是為了生小孩而上岸,然而小孩難免早夭。」夏天是生殖的季節,生殖的氣味、生命的氣味、生理排泄的氣味,全部交融在眼前與鼻息間。十幾萬對的國王企鵝在這個山谷,完成季節的任務。

企鵝的叫聲是刺耳尖銳的,但當十幾萬對一起合唱時,就成了大地的背景音,山谷裡的企鵝幾乎是一隻靠著一隻取暖。有的企鵝媽媽安靜地守護著肚皮下方的企鵝蛋,還怕一不小心就被天上虎視眈眈的賊鷗奪蛋、毀了小生命。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9期  升起營帳 找回自由人生)

摘錄自《小日子》 July. 2015 No. 03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