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于洋】破曉之前 逃到綠島潛水

 

Cover story   The Islands

撰文黃于洋
發起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的團隊「歐北來」成員之一,曾出版旅行散文《路過》,希望自己是說故事的人。

攝影黃于洋、Daniel Braha

 

green-island-6

石朗的海上步道,走在海上一望無際。

當桌前堆滿工作,筆電的藍光映在臉上閃爍不停,每天的日子總是在匆忙中渡過,某日睡前接到好友Daniel的電話,劈頭就問我在哪裡,一聽到他說要到台東海岸,幾乎是想也沒想地立即從新北市的家裡起身出發,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希望趕在夏季結束前,任性的逃向大海。

我們徹夜開往東海岸,看著太陽升起,太平洋的浪打在巨大的岩石上,耳裡只容得下海的呼吸,彼此都知道,這趟突如其來的旅行,目的絕對不是要造訪一些觀光景點,也不是著名小吃。我們只是想感受東海岸那總是能撫慰人心的藍,有時開心的笑出聲來,有時一句話也不說,就只是靜靜的讓太平洋的湛藍染進眼裡。無懈可擊的藍。

Daniel問我是否曾在台灣潛過水,這麼一問卻讓我驚覺,身為救援潛水員,曾在世界各地潛水過,自己是台灣島國的孩子,竟然沒有潛過台灣的海,我對Daniel說「今天就去綠島潛水吧。」天剛亮,我們已經坐在台東富岡漁港碼頭。搭上前往綠島第一班船,船身搖晃得厲害,讓人頭暈目眩,每個人都面露難色,強勁的東北季風不斷吹來,我們幾乎是在舉雙手投降前一刻下船。

 

greenisland 20

 

我們在綠島,「Green Island」那麼美的名字。

碼頭外,充斥著拉客的計程車司機,還有機車出租店,我們微笑婉拒運匠,他們也不因此就收起溫暖的笑容。一條不過20公里的環島公路,騎著機車不消一小時就能繞過一圈,但當時不知道的是,一個面積不過16平方公里的小島,會帶給我們多少驚奇。

當時正值東北季風的季節,潛水店老闆告訴我們,只有島嶼的西南側能夠潛水(龜灣、南寮等),正在考慮著價錢、天氣時,老闆拋了一句「如果你是潛水員,來綠島卻不潛水,那剛剛在船上忍受的那些不舒服就白費了。」於是便不再猶豫。

「啵」一聲下水的瞬間,一切都值得了。

清澈見底的海水,能見度高,綠島有著全世界最大的微孔珊瑚,高達12公尺、超過一千年歷史,當地人稱為「大香菇」,還有許許多多的石珊瑚與軟珊瑚,我幾乎是在水裡微微張開了嘴,身為一個台灣人,卻從來都不知道我們擁有的是多麼珍貴的資產,我們在水裡自在穿梭,偶爾對著魚群扮起鬼臉,一支氣瓶的時間(約40分鐘)幾乎是轉眼就過了。兩次潛水後,仍意猶未盡。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8期小島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