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非 X 舒米恩】追求夢想的路上一定不輕鬆 更要選擇自己喜歡的

 

聊聊天 從舞臺到銀幕 兩個樂團主唱聊聊音樂與電影

 駱亭伶、徐慕珈
 張界聰

場地提供 Woolloomooloo(信義店)

魏德聖導演的音樂電影《52 赫茲我愛你》,述說一個在情人節當天發生的愛情故事。大膽採用四位獨立樂團主唱擔任男女主角;其中小男孩樂團主唱米非和圖騰樂團主唱舒米恩,飾演支持著對方音樂夢想的情侶。不論是戲裡戲外,堅持夢想都必歷經考驗;這期聊聊天邀請到兩人,暢談關於音樂、愛情與麵包的糾結。

LJ8A5149

 

 

 

 

 

米非 Mify(右)小男孩樂團主唱,花蓮阿美族人,華岡藝校畢。原為舞蹈老師,因加入女子團體Roomie踏入歌壇。2015年加入小男孩樂團,歌聲醇厚,極具爆發力,也因此被魏德聖導演發掘,第二張專輯《One Thing》亦於去年底發行。

舒米恩 Suming(左)圖騰樂團主唱,公視董事。出生於臺東,臺藝大圖文傳播藝術學系畢,2011年以《Suming》獲得第22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獎。2015年以《太陽的孩子》電影主題曲〈不要放棄〉榮獲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去年再獲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音樂之餘,亦積極參與戲劇演出,曾以《跳格子》獲得第45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

 

小日子(簡稱問): 聽說兩位拍戲前並不認識,談談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米非(簡稱非): 可能都是原住民的關係,以前就知道他,很紅啊,從部落、金馬獎,一路到金曲獎。

舒米恩(簡稱舒): 哪有,部落紅而已。

非:電影從去年三、四月開始拍,拍了兩個月,但前置花了半年;一起練唱,上表演課,這段時間真的每一天都看到彼此。我們四個演員感情很好,自己有個群組,會聊天或約出去,但他都很忙,超難約。

舒:當老闆,沒辦法啊。

非:第一印象喔……(倒抽一口氣)你先講啦。

 

問:難道是陷阱題?

舒:很漂亮的小姐啊。

非:要說妹妹。

舒:好,妹妹。第一次見面應該是我們去李正帆老師家錄音。

非:還沒碰面時就好奇,「天啊,演我交往十年的男朋友到底是什麼樣子,高富帥嗎?」女孩子都會有幻想,就上網查,他那時很胖,拍戲這一年我好像換了七、八個男朋友。他身材變化很大,一直瘦、一直瘦,然後越來越帥,因為他說以前常常要應酬……

舒:像鄉代表咩(笑)。

非:第一印象覺得他很害羞,但很會照顧女生。隨時會問妳會不會冷啊,要不要幫妳拿東西,小小的舉動很貼心,現在就是會打鬧,互相酸彼此,都是我在酸他啦(笑),我超壞的。

舒:胡鬧胡鬧嘛。

非:我要一直催眠自己,他是我男朋友,我家人也都覺得他是。因為我媽媽很喜歡他,相處到後來很像在交往,我媽會關心說:「你們最近怎麼樣?」我說:「沒怎麼樣啊!」她就說不是都會假戲真做,真的想太多了。

 

問:表示演得很成功,媽媽比你們還入戲。接到魏導的戲很幸運喔,演出這部電影的機緣是?

非:Suming 比較有經驗,我完全沒有戲劇經 驗,一開始很疑惑。我以為是要演《賽德克.巴萊》續集,可能需要原住民的女生。但公司就說,不是喔,要會唱歌的女生。是這次幫電影寫詞的嚴云農老師,把小男孩樂團的作品給他看,才有這樣的機會。

舒:我本來就很想要拍魏導的電影。那時《賽德克.巴萊》在徵求演員,我有偷偷去報名。但導演說,你不是賽德克族的,不能演。我想我是阿美族哪裡錯了?因為輪廓和血統不一樣。後來《KANO》也去報名,導演又說,你太老了,不像高中生。不過有幫電影寫歌和演唱。

這次也是導演找我寫歌,很意外地給我看劇本,我說我很想演,導演卻說:「喔,不行不行,你現在這樣太像鄉代表,蕾蕾(米非飾演)不能跟鄉代表談戀愛,要減肥。」

非:你減了 15 公斤吧,超厲害的。

 

問:那Suming拍這部片很賺,變帥又瘦身。

舒:不好,每天都不能吃東西,這次劇組的便當超豐富,每天都不一樣。看到別人吃會想要殺他(笑),不要再吃了!

 

問:兩位在電影裡,不管夢想或愛情都面臨是否要堅持下去的問題,確實很寫實。請談談在音樂這條路上最難熬、最意外的經歷。

舒:最意外是圖騰樂團發第一張專輯吧,很久了,可是發片後也沒一下子知名度大增。

非:一定很難熬的,臺灣的唱片市場有時靠大公司也不一定會怎麼樣,再怎麼努力,還是要靠機運。

舒:不努力絕對不會有,但努力也不一定會有成果,總覺得不知道還要撐多久,隨時隨地都好像快要放棄;所以要選擇喜歡的。畢竟音樂是自己選的,會想說不然再撐一下好了,再一下、再一下……一直到現在。

非:我本來是舞蹈老師,四年前,自己有組個團叫「Roomie」。也是誤打誤撞,一開始沒想過要當歌手,只是喜歡唱歌。兩年後忽然被解約,回去教舞就是回到原點,但那時覺得應該往下一個階段,放不下身段,心態上要讓自己從零開始,很辛苦。後來我還是回去了,因為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那是最低潮的時候。

當時我很不快樂,對自己沒有自信,回去教課至少還是有種被尊重的感覺,非常迷惘。也是家人的鼓勵,身邊的朋友一直幫忙,其實很謝謝他們,不然我早就放棄了。後來回去教舞,中間還是會跑一些尾牙場,賺點零用錢。意外地認識了小男孩樂團的團長,他說我們來玩自己的作品,有創作跑活動會比較好接,沒想到竟然找老師做了一整張專輯,也因此才有機會讓魏導發現我。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8期 移居到喜歡的所在 開始新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Feb. 2017 No. 058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