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鹿嬉戲奔跑的 奈良馬

撰文・攝影=飛小魚
作家。媒體圈是職涯裡最深刻經歷,轉往金融與科技界玩過不同的遊戲後,率性出走。用雙腳跑出嶄新人生,喜歡在緩慢移動中收藏細膩風景,著有《奔跑─跑出人生風景》。

酷!與鹿一起奔跑,好想停下來繼續嬉戲。
酷!與鹿一起奔跑,好想停下來繼續嬉戲。

2010年首度造訪奈良,一個看似小而美又那麼獨特的古城,從此就無法自拔地戀上。我總以為來到「奈良國家公園」,跟鹿嬉戲,走訪幾個神社,這就是奈良的全貌,只要一日遊就夠了。直到參加「2013奈良馬拉松」,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個樣貌多變、精彩豐富的城市,還有這麼多美麗的風光等著我去探索呢!

一直很喜歡日本,近又好玩,尤其是關西,簡直是去個千百遍也不厭倦。從最早以大阪、京都為軸心,每年必定會去造訪;直到這個冬天,出遊的「名目」是奈良馬,實際卻又是假馬拉松之名,行吃喝玩樂的旅遊目的。那就這樣吧,捨去逛街採買熱鬧繽紛的大阪城,在規劃行程中首度加入神戶,就這樣,有了一趟舊地重遊,開發新景點的「2013年京神奈走很大」的九天隨意行。只是怎麼也沒料到12月天天都是個位數字的冷冽天氣,讓跑馬後免疫力下降的身子給著涼了;後半段旅程在重感冒的不利因素下,作戰力大大減弱,無法暢行無阻,真難受。

通常我報名一場馬拉松的最大動機往往是以旅遊掛帥,單純只是去奔跑42公里、甚至更多,未免也太單調枯燥,既然我的目的並非是收藏「馬數」(沒錯,以前台灣流行收藏百岳,現在最時髦的名詞是「百馬」,但更新潮的還有「皕馬」,夠潮吧!不僅是百馬、雙百馬而已,三百馬的資深跑友正在增加中),賽道景致就很重要。這麼漫長又艱辛的過程中,當然要賞心悅目,心曠神怡,風光明媚,讓身心都得到撫慰與放鬆,這才是跑馬拉松最大的樂趣與享受啊。奈良馬是2012年在主持廣播節目「跑步吧!人生」時就聽過的賽事,日本作家萬城目學的奇幻小說,由玉木宏主演的《鹿男異想世界》,就是在這裡拍攝。原來奈良也有賽事──悄悄寫在心中的Wish list,我要去跑奈良馬。

心裡兀自揣測那樣的夢幻路線:從美麗的亮橘色春日大社旁呼嘯而過,跑過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東大寺,繞到相對制高點,好特別、好喜歡的二階堂,還有可以眺望五重塔的猿澤池,以及興福寺、元興寺、西大寺、藥師寺、法華寺、靈山寺等。噢,太多了,這回應該可以用雙腳跑個過癮,一網打盡吧!當然還會從熱鬧的奈良町穿過去,等等,已經擁有千年歷史的平城宮當然不能錯過,之前沒去過的若草山、奈良國家博物館也要來跑一跑。在疲憊指數達到最高點時,再跑回奈良公園與鹿共舞嬉戲,多麼美妙又美好的旅程。我如此癡心妄想,在心裡描繪出一幅美麗的藍圖,渾然沒有仔細去探究與了解奈良馬的真正路線,就這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井然有序,有藍天烘托的起跑壯觀場景。
井然有序,有藍天烘托的起跑壯觀場景。

就是一直忙碌著,也沒能好好練習,直到出發前半個月才被朋友點醒,奈良馬有九個關門檢查點(日本馬拉松的特色,沿途中會設下很多「時間關卡」,只要超出時間就得上收容車不能繼續跑下去。跟台灣大不同,通常是在關門前回來就是完成,甚至超出時間也會在濃濃的人情味使然下,讓你竭盡所能跑回來,一樣領得到完成證書),而且這可是一場有點硬斗的山路馬,輕忽不得。匡啷一聲,頓時夢碎。我怎會如此大意,上下坡交替的「盛宴」,加上個位數字凍死人的酷寒氣候,嘖嘖嘖,如果沒有相當的基本功力,肯定會跑得「虛累累」,哪來的閒情意致可以好整以暇飽覽沿途的美麗風光?幸好賽前一週去花東,臨時抱佛腳跑一場53K小超馬,竟然愉悅完成,跟自己說那就平常心看待,反正最終目的原本就是每年都去朝聖的關西旅行。

這樣想,心情就飛揚起來。前一天去鴻池體育場報到,看到馬拉松Expo會場那些琳瑯滿目的美食攤位,整個人興奮莫名,馬上放肆大吃起來,CP值超高、大碗又美味的芋頭牛肉煮;管它油炸禁止,來份「特別出展」二連霸的博多炸雞,哇喔,真是美味多汁又香味四溢,超好吃!肚子填飽飽還不夠,來到應有盡有、裝備最齊全的馬拉松王國,豈有不趁機採買的道理?找到一雙台灣買不到,輕薄排汗又能保暖的美津濃手套,這麼一來冬天跑步就不怕手被凍僵了。

奈良馬的實際路線有多銷魂,只有實際體驗一遍才會知道,原來這個日本第三大古城也有如此豐富多變的樣貌。如果不是來跑馬的話,應該就不會在奈良住上兩晚,用雙腳奔跑42公里當然不夠,隔天再去暢遊那些路線沒有經過的神社,來趟細膩而緩慢的徒步深度之旅,我這樣玩奈良很美好。▍

摘錄自《小日子》 Mar. 2014 No. 023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