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晴空下奔馳雪道刻出絕美弧線

 

Cover story Sports Traveling

撰文.攝影=陳瑤琦

現為電視台記者,也為合格外語領隊,同時具有滑雪、自行車、排球、越野定向、鐵人三項等運動教練資格。

 

DSC_2410

日本長野縣的雪場――志賀高原,是由21 個雪場組成的滑雪度假區。

從小唸過許多和「雪」有關的詩句,看過「雪」的圖片、新聞報導或是電視電影,也曾經衝上合歡山賞雪,或在陽明山見過落在地上的霜,但一直等到2003 年的冬天,一次去韓國的採訪行程,我才第一次走進滑雪場,體驗「滑雪」這項運動。

雖然那只是短短兩個半小時,而且最終還是跌個四腳朝天,摔得七葷八素的慘烈模樣。但踩著雪板滑行的短暫片刻,冰冷空氣拂過臉頰的新鮮感受,已經在我腦海留下深刻的印象。儘管幾乎每一次,都是狼狽的跌倒在地,雙腳雪板又處於一種莫名的糾結狀態,但已經點燃了心中想學滑雪的引信,也成為最重要的滑雪初體驗。

隔年第一次參加滑雪營,從頭到尾認真的開始學滑雪,在教練循序漸進的指導下,再重新認識滑雪,先要踩著雪板一寸一寸爬上山坡,接著學煞車、練轉彎,然後總算能一個人坐上纜車,從滑道上方慢慢滑下來。隨著纜車越坐越高,滑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於是需要更好的技術及更高的穩定性,然後更進階的參與滑雪協會的教練講習。從更深一層的角度去學習和瞭解滑雪,也更認識滑雪這項運動。

滑雪會上癮,許多雪友用一種更貼切的說法來形容,說大家都是得了「雪癌」這種不治之症。明顯的症頭,就是當時節入秋,早晚開始帶點涼意,大家服裝要準備換季時,也會同時把晾了一季的雪衣雪褲給搬出來了,然後開始關切雪友們,一邊Google今年又多了哪些新雪場可選擇,另一邊開始揪人準備一起去滑雪,明明雪季要等年底的12 月才正式展開,但大家早就等不耐煩了。

初學滑雪的那幾趟,還搞不懂原理,摸不清教練上課的內容,在半摸索半嘗試的情況下,常常運用許多錯誤的肌肉,更白白浪費了許多不必要的力氣,半天下來就腰酸背痛,全身「鐵了了」。但隨著里程數慢慢累積,自己的技術越來越穩定,以及多上了一些課程,理論更清晰,更理解箇中緣由,滑起來變得輕鬆多了。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1期  到一座城運動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