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 Candle】藏身民生社區玩出新點子 酷玩兄弟的蠟燭實驗室

 

Cover story A Craftsman’s Daily Life

口述=鄧凱元、鄧凱文

一對從小唸美術班的兄弟,喜歡設計、熱愛生活,會到福和橋下跳蚤市場挖寶,兩人一起成立了Eye Candle工作室。

撰文=邱于珊 
攝影=張界聰

 

IMG_0229

Eye Candle 工作室也是創作造型蠟燭的實驗室。

2012年,年輕人之間Deco創業的風氣方興未艾,城市裡的個性服飾店剛開始流行販售服飾之外的選品。一些看似毫無關聯的事,卻點燃小小的燭光,照亮了一線創業機會。

民生社區的一處尋常巷弄走到底,Eye Candle工作室就是我們的蠟燭實驗室。創作造型蠟燭的過程,是結合科學和藝術的學問,也是理性與感性的交鋒。我是學雕塑的,哥哥凱元擅長平面包裝和廣告設計,最初我們想設計出結合立體造型又貼近生活的日常用品,從手工肥皂、棒棒糖到造型蠟燭,因為覺得對於吃和用在身上的東西並不擅長,所以最後很務實地用刪去法做出決定。

創作的過程像做實驗,A加B出來的不一定是C。創業之作――血淚嬰兒,是一切發想的源頭,來自於一個收藏的老玩具。我和哥哥共同的嗜好是撿破爛、收集老物,以前在福和橋下的舊貨攤,50元能買到一堆東西,是窮學生時代的最佳娛樂。其中有個嬰兒頭,一直放在家裡,它的造型很好看,但後腦杓凹了一個洞,我慢慢地把它修補成圓潤的頭型。不知為何,發想蠟燭造型時馬上想到它,成了Eye Candle第一個翻模原形。

IMG_0044

兩人從DIY初學者出發,開始上網看書查詢相關資料,從翻模到上色粉,一步一步實驗測試摸索,發現資料有80%都是錯的,反而在工廠跟師父偷學才最管用。早先通路是在東區和師大路的服飾小店寄賣,也曾跑過市集,有一回顧客說,這娃娃頭燒啊燒著,從眼睛的地方流出了蠟,像是嬰兒的眼淚,這純屬意外的發現蹦出了多美好的點子。

工作中,最享受的部分是發想然後進行雕塑開模。一天的開始,我會去工廠跟師傅解說示範上色流程,像金魚蠟燭要從腮幫子慢慢著色,一次上一點才會有層次感。凱元負責商品活動企畫到包裝,會到櫃位關心巡視,訓練櫃姐把自己當成設計者,傳達給顧客關於創作與生活的想法。

下午進工作室後,我會直接打開電腦處理信件,回覆一封封訊息再展開一天的工作,譬如先替大野兔拍宣傳照和短片,再寫出今日的心情片段上傳到臉書。記得剛創業時,最緊張的是臉書下方的按讚數;「這篇新文章到底會有幾個人來按讚?」就像股票看盤一樣,心情隨之上下起伏。除此之外,也會在工作室裡頭備課,假日我們會到「學學文創」教課,從雕刻、翻模、灌蠟、調色到調香,透過上課和更多喜愛造型蠟燭的朋友們近距離交流。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7期 職人手帖 工作與生活的日常)

口述=鄧凱元、鄧凱文
撰文=邱于珊 
攝影=張界聰


Eye Candle造型蠟燭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