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第七代釀酒人 想跟朋友分享的威士忌

一種釀酒哲學  Maturity not age

撰文=蘇重
手打鍵盤、耳聽唱盤的文字工作者,對於旅行、飲食文化都略有涉獵。品酩與聽音樂是工作也是生活。

圖片提供=格蘭路思

蘇格蘭斯佩賽河上游的路思小鎮是威士忌釀造重鎮。
蘇格蘭斯佩賽河上游的路思小鎮是威士忌釀造重鎮。

作家村上春樹曾說,「每種酒似乎也都分別擁有各自的生活方式,有各自的哲學。每家酒廠並不是懷著『嗯,大概這樣就行了』似的安逸想法。」尤其是單一麥芽威士忌,同樣是,往往會因為釀造者不同的釀酒哲學,有著像身分證一樣清晰的酒廠個性、稜角分明的風格品味。

以格子花紋、風笛音樂、畜牧業與威士忌聞名的蘇格蘭,是出產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大本營。而在在眾多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中,Ronnie Cox 無非是形象最鮮明的一位品牌傳人。出身於七代傳承釀酒家族的他,一頭灰白髮,幽默風趣,配上他常穿的蘇格蘭格子呢長褲,就像他所代表的格蘭路思(The Glenrothes)一樣,如同細緻雅痞紳士,令人一接觸便難忘。

在血液中早流著威士忌的 Ronnie 曾經在自己寫的書中描述過:「單一麥芽威士忌最好是在夏日的蘇格蘭河畔作為巴西燒烤的開胃酒或是在晚餐後躺在男爵城堡的皮沙發上細細品味。」在一日的忙碌工作下班回家後,用鬱金香杯斟上一小杯,靜置幾分鐘,光是圍繞在鼻尖的威士忌香氣,都能夠使緊張繁忙的情緒瞬間放鬆下來。

格蘭路思從蘇格蘭斯佩賽河上游的路思小鎮起家,利用產區內最長的葫蘆造型蒸餾器,讓部份酒精蒸氣能在凝結後重新流入蒸餾器中,增長蒸餾時間來讓酒液與純銅有更長時間的接觸。這種利用獨特的「慢速蒸餾」方式,自1879年蒸餾出第一道新酒以來,孕育出果香宜人、芬芳飽滿的優雅威士忌,同時以美國與西班牙橡木桶熟成,以擷取兩者的風味精華,這些與眾不同的釀酒理念,很快地就讓格蘭路思成為蘇格蘭威士忌業界「巷仔內」調酒大師配方中的秘密武器。

獨特的慢速蒸餾釀造出特有香氣。
獨特的慢速蒸餾釀造出特有香氣。

威士忌有70%的風味來自木桶,陳年可說是風味關鍵,而威士忌在橡木桶中經歷的洗禮質變,遠比它待在桶中的時間長短重要得多,陳得久不如陳得恰到好處。因此,對威士忌陳年有獨到見解的 Rannie,追求的是如何選在威士忌熟成到達完美巔峰時進行裝瓶,而非年份的一致性。他希望在百年傳承的格蘭路思酒廠所出產的是一款款獨一無二、無法複製的年份威士忌,只呈現出最好的香氣與口感給威士忌愛好者,而非一瓶瓶不斷被複製出來威士忌商品。Ronnie這些想法的落實,都一再地凸顯出格蘭路思的獨特性和珍貴性。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19期  開一間小店 過想要的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Nov. 2013 No.01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