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堡 X 夜貓組】有隊友的嘻哈創作 像進入精神時光屋

 

聊聊天 饒舌歌手的創作與生活

 

 駱亭伶
記錄 陳祖晴
 陳鴻文
場地提供 BEANS & BEATS

去年蛋堡(中)和夜貓組的 Leo 王(左)、春艷(右)首度一起參加「KAO!INC. WORLD TOUR 顏社世界巡迴」,從高雄出發,飛往洛城、紐約、東京、大阪、北京、上海、深圳一路回到臺北,橫跨九個城市,猶如學長、學弟共同切磋的畢業旅行,不同世代的嘻哈經典與全新交會,本期邀請三位談談旅程的收穫,一窺嘻哈歌手的日常創作與生活。

 

春艷
臺北人,新生代饒舌歌手,2013年參加臺灣饒舌battle競賽「DISS:RBL」和饒舌歌手熊仔對尬意外受到矚目,以「孩子王」名號竄起,累積許多粉絲。2015年,與Leo王的夜貓組在顏社十週年演唱會上首次登場。2017年新專輯《健康歌曲(OwO)》,以宅魯與臺式文青展現夜貓組的創作力。

 

Leo王
本名王之佑,臺大社會系畢業,以高雄樂團「巨大的轟鳴」主唱出道,轉戰饒舌圈,與9m88 的戀愛神曲〈陪妳過假日〉,輕鬆詼諧帶點溫柔的風格,知名度迅速竄升。2015 年跟春艷組成嘻哈雙人團體「夜貓組」,不斷更新進化多重身分與創作能量。

 

蛋堡Soft Lipa
本名杜振熙,臺南人,有饒舌詩人之稱,詞曲唱全才音樂創作兼製作人。混合爵士樂的輕饒舌風格,可以抒情生活,可以鄉愁史詩的作詞能力,廣受讚譽。發行過七張專輯,多次入圍金曲獎,去年因參加《中國有嘻哈》節目,增加不少對岸歌迷。

 

小日子(簡稱問):請問三位認識多久了?還記得彼此的第一印象嗎?

蛋堡(簡稱堡):大概就是這兩三年的事情,春艷是饒舌圈的小朋友,看過他去參加DISS:RBL(註)的影片。Leo 曾是「巨大的轟鳴」的主唱,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有次我去Legacy,被他的演出風格嚇到,鮑伯頭造型,唱一唱在地上打滾,還把麥克風含進去(眾人笑)。覺得他放超開,也滿喜歡他們的音樂。後來在公司會遇到,但也沒有多聊,我比較慢熱一點,直到這次出國演出認識才比較深入。

Leo 王(簡稱 Leo):我對春艷的印象就是蛋堡說的比賽影片,春艷被熊仔說頭像脆笛酥,覺得這個人比賽輸了,被罵得滿慘烈的,可是還是很正向,沒有一蹶不振。

春艷(簡稱艷):當下覺得自己是在見證臺灣 battle的奇蹟,專注地欣賞熊仔的技巧,完全忘記自己是參賽者,反而很興奮,雖敗猶榮。

之前我朋友說有個樂團主唱超ㄎㄧㄤ,如果他唱饒舌,不得了,沒想到後來會有機會跟 Leo合作。我國中時就在 Street Voice 上聽到蛋堡的音樂,那時是臺灣饒舌啟蒙期,很多像我這個年紀的饒舌歌手,都受蛋堡影響滿深的,現在能一起工作覺得很開心。

 

問:蛋堡好一陣子沒有跟《小日子》讀者見面,先略述一下這幾年音樂與生活的重心。

堡:上張專輯是 2013 年發行的,發不到幾個月我女朋友懷孕,就當爸爸了。這幾年的生活步調放在家庭,身為一個創作者和一家之主,一直在磨合調適這兩個角色,讓其同時存在我身體裡面。在創作上,也是不斷琢磨和思考怎麼做音樂,怎麼寫詞,中間也有幫人寫歌,但對自己的東西會更龜毛一點。

 

問:夜貓組去年發行了新專輯,談談成團的概念和精神,合作帶來了什麼樣的刺激與改變?

Leo:我跟春艷的合作是我先看到他在網路上的演出,覺得應該來合作,後來我們合寫一首歌,被顏社的老闆迪拉看到,覺得可以組個團體,就一路走到現在。我想夜貓族是泛指所有晚睡的人,夜貓組就我們兩個人,所以夜貓組的概念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要打擾我們。當然現在日夜的框架已經破除了。

艷:沒錯,在夜貓組的前期,我們兩人都還是有工作,我早上在黑貓宅急便,Leo在便當店打工,後來一步步靠音樂維持收入後,就真的早上都不用再起床,趕著上班。我們本來就是網友,即使成軍之後,很多交流也都在網路上,各自在家創作,錄好 Demo 再用網路傳給對方,直到歌快要成型時才見面討論,把細節確定,這是我們習慣的創作模式。

 

問:蛋堡對夜貓組的看法?

堡:春艷還沒有跟我們一起的時候,已有一些作品讓眾人傳唱。我覺得一起混之後,進步滿多的。在《七龍珠》裡,有個精神時光屋,進去修煉,短時間就會變得很強,我覺得顏社有一個這樣的氛圍,所以他現在的東西我也覺得很酷。Leo 原本就有一些創作,很ㄎㄧㄤ很特別,他的創作帶有很多原本樂團時的東西,又饒又唱的感覺,不會有形式框架,更 free 一點。而且他是可以專注在音樂裡不去管其他事情的人,這是很特別的地方。

Leo:蛋堡說的精神時光屋我很有共鳴,進來顏社就是會被影響,當寫出來的歌不夠好,迪拉只會說還不錯,會刺激我想要讓自己更好,迪拉真的有 hold 住一個品味。

堡:很多小朋友都會懷抱某種憧憬或夢想,想要加入某個音樂廠牌,開始玩饒舌,漸漸變成好像要先加入什麼團隊,或一定要有器材、資源才開始。但他們都是有話想說就去做,這是很難能可貴的。要等到條件滿足後才開始的人,大部分都沒做出什麼,也撐不了多久。

艷:我和 Leo 兩個人表演風格差異滿大的,我比較外放,Leo 比較內斂,這種衝突感就是有趣的地方。我很欣賞 Leo 的龜毛,做一件事情總是會碰到極限,意志力會告訴我們差不多就好了,可是 Leo 他是盡可能把任何細節都做到最好,這一點我很欣賞,自己也在學習。

Leo:我喜歡春艷很 open mind,其實努力寫歌分享給朋友聽,心裡都會很忐忑,當別人稍微有具體指出的建議時,常會出現自我防衛,不容易聽進去。創作很辛苦,難免會變得有點脆弱,但我覺得春艷都會先聽,不管有沒有聽懂,我覺得這真的很重要。

 

註:全球第一個中文無節奏的Rap Battle聯盟賽程。

 

 

KAO!INC. WORLD TOUR 顏社世界巡迴台北最終戰
3月 31 日,臺大綜合體育館一樓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71期  撒下四季調味 有時間感的食物)

文 駱亭伶
記錄 陳祖晴
攝 陳鴻文

摘錄自《小日子》 Mar. 2018 No.7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