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建彰】跑步和閱讀的光芒 令我們不再害怕黑夜

 

Cover story After the Dark

撰文=駱亭伶
攝影=簡子鑫

盧建彰(Kurt).臺南人,念企管和電影,到臺北做廣告16 年,歷任奧美、智威湯遜廣告創意總監,是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也是一位跑者。寫了六本書、兩首歌,著有《文案力》、《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副圖9_MG_9411

Kurt 覺得少了過度的光,反而更易聚焦,會注意到在暗處的吉光片羽。

 

有一句歌詞是這麼寫的:她走路像夜晚一樣地美(S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我喜歡夜晚。在白天,我們努力曝光自己,某種程度有點像廣告,明明不像表現出來得那麼強壯勇敢,或許還借了一些人造陽光。夜晚的沉穩冷靜,讓人較能誠懇地面對自己,願意示弱。

我喜歡在夜間跑步, 跑步就是我獨處的方式。以前在廣告公司上班時,很多人是「三點不露」,意思是下午三點以前不露面,我卻不是這樣。自己剛開始當基層文案時也常工作到半夜兩、三點,但我發現一群人在一起,到了晚上八、九點後就不會再思考,多數處於「腦死」狀態,開會也變得假假的,只是撐著演出「我工作很辛苦」的樣子。

所以我當創意總監時,喜歡在早上11 點開會討論,之後就是大家的自由時間,要去看電影、喝咖啡都隨便,只要隔天早上拿得出Idea就好;六點準時下班,是我對自己的要求。其實我所有的創意都是在離開辦公室才發生,常常是在走路、騎腳踏車、吃飯、聊天、看電影冒出來的,其中一塊大量創作的時間與空間,就是在晚上跑步。

 

副圖7_MG_9475

有時一邊跑步會聽自己喜歡的音樂。

 

開始跑步,是從2000 年。那時我還是奧美廣告的菜鳥文案,因為做Nike的廣告,每週二、五晚上和同事一起跑步,當時信義區的高樓還沒那麼多,許多荒地上還種著菜,我在全國最貴的菜園四周跑,一次五公里。從一群人到一個人,從一週兩天到一年300 多天,從臺北、南崁到每個出差旅行的城市,夜跑的習慣一直持續至今。

跑步幫助我安靜、沉澱下來,把繁複的事情重新整理。跑著跑著,常常覺得我周圍的空間,變成了四面鏡子,照出自己在黑暗中摸索的模樣,看到各個角度的自己,也看到不同時期的自己。

還在奧美上班時,有段時間我和龔大中一起跑步,那一年奧美的廣告得獎數非常少,當時兩人都是最底層的菜鳥文案,我們說一定要把這塊招牌擦亮,隔年就拿了許多金獎,這是在跑步中立下的承諾。

我常覺得日常生活中,藉由交通工具移動,時間很短,速度很快,像是動畫人物的瞬間移動,身體在甲地分解,到乙地重新組合,而我就在這個過程中,遺失了某一塊的自己。但是跑步不一樣,是真正靠自己的力量在前進,一步步地找回完整的自己。

 

(點擊下圖,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4期 當城市睡著了 我們還醒著)

撰文=駱亭伶
攝影=簡子鑫

摘錄自《小日子》 Oct. 2016 No. 054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