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動熱血青春 貼近土地的 單車之行

Cover story  Journey On

採訪・撰文=游姿穎

口述・攝影=豆子

本名賴坤廷,酷愛運動與旅行的他,為了給自己的青春歲月一個交代,今年,25歲,獨自一人騎著單車,完成絲路壯遊。現在是特種傘兵部隊一員。

 

在台灣無法找到的距離感。

在台灣無法找到的距離感。

 

關於絲路的一切,都是來自於教科書的種種想像,遙遠的西域國度、石窟雕刻、滾滾黃沙與駱駝商隊,當然還有碩大甜美取之不盡的瓜果,但直到真正雙腳踏上,才發現,原來實際比想像更讓人難以忘懷。

人生好像在跨入到另一個新階段前,都會想要完成些什麼,是對過往的一種紀念或是對青春的一個交代。今年研究所畢業,在等待當兵的這段空檔,我也決定要完成一件很熱血的事—單車壯遊絲路!為什麼選擇單車?原因無它,因為無論是橫越中北橫,或繞騎台灣一圈,單車旅行對我來說已經很有經驗。在胃口漸漸養大的同時,便決定要朝更大的目標挑戰,而為何是絲路?只是單純的因為別人走過,自己也想試試看能不能辦到。

於是在眾多好友的協助下,從一個想法的萌生到真正上路,僅僅10天便超有效率地出發。夢想歸夢想,還是得先闖過錢這一關;在好朋友出的點子下,決定用我一點點的小手藝——製作手作鑰匙圈,並在網路上用預購的方式,募集旅遊基金。在親朋好友的力挺下,順利的籌措到旅費,但旅行中的小意外總是會不經意的降臨。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一件裝滿禦寒衣物的行李卻不小心遺落在計程車。這對生活在台灣南部非常怕冷的我而言,簡直是莫大的驚恐,所以當飛機一下到西安機場,根本無暇參觀古城名勝,便直直奔入大賣場購齊衣物,才安心地繼續未完的旅程。

 

敦煌市鳴沙山客用駱駝隊。

 

原本以為西安的氣候很乾燥,但抵達當天天空卻下起難得一見的雨,心裡想也太「幸運」了吧,後來才知道,9月的西安下雨天數有10天,想想似乎好像也沒那麼「難得」了。第二天跟著我的親密戰友鐵馬從西安正式出發,雖然雨還是下不停,但卻澆不熄前進的動力,畢竟每天都有數百公里的路要趕,一刻也不得閒。記得路上遇到有人問我:你這樣幹有啥意義?我也不知道,只是既然下定決心了,就要努力的走下去!至少還要有說到做到的本事!

沿著山路奔馳在黃土高原上,起伏曲折的路況雖然感到辛苦,親眼所見高原壯麗的景致卻十分值得。越往西方走去,城市和城市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眼前所見盡是廣垠的戈壁灘,隨著地形起伏緩緩向遠處蔓延,這是在台灣找不到的距離感。有時騎了一整天還看不到半個人影,像是從甘肅的瓜洲到敦煌這段路程,杳無人跡,或是星星峽鎮這個在教科書上看似美麗而夢幻的地名,實際上也只是個荒涼的小聚落。

「騎單車上高速公路」這種在台灣不可能發生的事,也有了第一次體驗,一路上靠著路上遇到的「驢友」(內地稱徒步或騎自行車出去旅行的人)指點迷津,從國道旁的小洞鑽入,跟著公路上的大卡車一同奔馳。說到卡車,那裡的卡車也比台灣的大上一倍,一台接一台在公路上呼嘯而過,就像是電影《變形金剛》裡密卡登與科博文的追逐戰,有時候還會看見這些「金剛」身上層層堆疊「小金剛」的奇觀。曾經問過司機大哥,原來這些卡車是從河北到烏魯木齊,一趟要花5天5夜,怪不得他們會要物盡其用,載得越多越划算。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9期  找一種方式看旅途風景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3 No. 00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