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黛】那一日閃閃發光的藍

 

北臺灣旅人日記 基隆潮境

撰文=黃小黛
臺灣散文作家。著有《在大稻埕遇見東南亞香料》《大稻埕廚房》《地方回憶錄》《散步阮台南》《家族記憶》《七種民宿的旅行》等書,合著《LIMA原住民女性傳統藝術》 文章散見:islife2013.blogspot.tw

攝影=張界聰

 

IMG_0163

躍下公車一剎那,天正藍,陽光閃著白色芒劍,這臨海的地上是鋪著木棧板,偌大的一片海洋呀!閃閃發光,海上巨大的幾艘帆船停泊,僅有腳步與巴士交會的聲響,曬著一身光芒,心頭一震「哇!」的聲音,心神迷茫,這片白洋,這面大海,於我,是異鄉,卻也是最親近自己的地方。

人在旅行時,最容易看見自己了,中年的人生有許多值得回味,尤其在茫茫人海之中,總會了解眼中所看見的事物裡,自己或多或少扮演過怎樣的角色,我們會在異地的情境裡,敏銳地察覺到自身的卑劣、對現實的迴避,與陌生人隨和中的良善,所以說,歷練有多好,能在翻覆之中活過某些磨難與痛楚,也就表示曾經體會了相同的甜蜜與暢快,而這些隨年紀而增加的體驗,就成了旅途中映照在心上的字眼,一樣的景色,映入不同年紀的心眼,浮出的字裡行間,就成了一種自我解讀與欣喜的故事。

所以,用中年的眼睛望著這個異鄉街道,人彷彿重生,心裡的滿意油然而起,想著,該為它說些什麼呢?於是,這裡彷彿成了一處洗滌的通道,穿過一次次相異景色,對自身的淘洗,又多了一層,這將是為自我注入習題的里程,也將是探索之旅。

我們一起出發到基隆吧!

 

IMG_0219

海蝕平台,退潮時,在海面上顯現出來,人的心應該也是這樣吧!在願意攤開時會坦白起來。

「你知道為什麼叫做潮境嗎?」他深邃的眼神定在遠方。

硫磺色岩石,像橫線一條條切割在海的岸方,小小的人像鉛筆立在巨大的岩床,點綴著珠石。我們站在馬路口,隔著護欄,他緩緩吐出,「因為,漲潮時這裡便是邊境了。」

初夏的海,在遠遠的他方遙望,漲潮的經驗,我是有的──1990年後,因拍MV到澎湖,那是夏天,七月的夏天,熱到每人身上都發燙,為了迎接清晨的太陽,第一天的行程草草結束,熱愛海灘的導演選了他的祕境旅館,海邊的小屋,它獨棟豎立在沙灘上方,四根支柱垂直落下,頂起整間白木屋,踏進屋後,走到陽臺,望著底下空盪的沙灘,質疑著為何房子立在半空中,滿腹疑雲中沉沉睡去。

清晨四時,幽幽的藍光塗滿宇宙、鹹鹹的海風味道飄進房內,推窗一看,四處海水,竟溢滿陽台前,那是漲潮的初記憶,20年來,我忘不掉,卡在少女時期的瞳孔畫面,是澎湖鹹澀的青春期。

而其實我知道「潮境」是寒暖兩水團的混合區,是太平洋的黑潮與親潮的海水混合處,那樣的地方會孳生許多浮游生物,能吸引更多洄游魚群聚集,成為蘊藏豐收的漁場。

2015年的夏天,搭上108公車在八斗子半島東側下車,沿北寧路散步,走過平浪橋,右側海邊,是漁船的出入口,一直往海面望去,深澳岬角、九份山城山海交界,海天相映,基隆山巒重疊,綠蔭青蔥,圍繞在幾公里的那端是望海巷海灣。此刻,往樓梯下方走,潮間帶綿延,人們在潮縫間探詢海底生物,數十個小家庭組成幾個聚落,嬉笑聲與發問聲此起彼落,比著「YA!」的青年,牽著手的自拍情侶,蹲在地上打鬧吱吱叫的是由老師領隊的小學生,正在潮池撈小魚撿貝殼上自然課,密密麻麻地散落在海蝕平台,就像藻床上的音符。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9期 男子漢甜點)

摘錄自《小日子》 May. 2016 No. 04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