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貞菱】同一座城市裡 那些近在咫尺的故事

 

一種看電影的方式 聚焦東南亞電影

口述 溫貞菱
文 鄭雅文
攝 簡子鑫

 

_DSC0691-編輯

 

來自東南方的影像記事

2013年,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以電影《爸媽不在家》,獲得第50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2016年,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獲第53屆金馬獎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近幾年東南亞導演在各大影展、電影節中大放異彩,「東南亞電影」也是2017台北電影節的重點主題之一。

此屆擔任電影大使的溫貞菱,母親是菲律賓裔華僑,自小便接觸許多東南亞朋友,對此議題特別有感觸,許多東南亞電影在不完備的條件下,依然能拍出人物的情感。隨著臺灣的外籍工作者及新住民人口數日漸增加,這些故事就在我們身邊上演著,透過電影的視角,重新認識一起生活在臺灣的東南亞朋友們。

 

從來都覺得,我們與外籍朋友沒什麼不同。

最近由於擔任台北電影節宣傳大使的關係,與慷仁一起拍攝了宣傳短片,導演曾威量來自新加坡,邀請了許多東南亞新住民朋友入鏡,大家在現場與我和慷仁一起坐在戲院裡看電影,我們後頭有個女孩名叫美麗,很活潑、愛笑,但拍攝一開始,她就乖乖地坐在位子上看電影,很可愛。當時空氣中瀰漫著東南亞朋友身上的香料味,好似又回到兒時與外籍阿姨們相處的場景,既熟悉又溫暖。

我的母親曾經擔任外籍工作者的翻譯,小時候我常有機會接觸外籍阿姨,她們來自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身上有著特別的香味,我很喜歡和這些阿姨們當朋友,她們真誠的笑容總讓我覺得親切,阿姨會牽著我的手到附近的公園玩,也會教我各自國家的語言。

 

 

其實這些新住民朋友一直與我們生活在臺灣,而我們卻長期忽略了,導演期待透過此次的影片,讓更多人意識到,東南亞朋友不只是遙遠國度裡一張張陌生面孔,也不僅僅存在於銀幕上,而是跟我們共同在臺灣的這塊土地,一起生活與工作的夥伴。

這幾年許多東南亞電影在各大影展與獎項中嶄露頭角,電影中也真實拍攝出他們所遭遇到的各種問題,例如新加坡導演陳哲藝的《爸媽不在家》,描述父母不在家時,孩子從一開始欺負照顧自己的女傭,到從她身上找到如親人般的溫暖;趙德胤的《再見瓦城》,主角拿著一疊硬幣,打電話給遠方的家人⋯⋯。看著這些片段,讓我想起兒時外籍阿姨們的模樣,她們在客廳裡和媽媽傾訴工作的甘苦,或是拿著電話卡到樓下的公共用電話和親人聊天⋯⋯。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3期 到海邊 任性過生活)

 

 第19屆台北電影節
時間:2017/6/29~7/15

口述=溫貞菱
文=鄭雅文
攝=簡子鑫

摘錄自《小日子》 Jul. 2017 No.63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