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餘麥酒】釀出一個涼涼的夏天

 

一種滋味 夏天的味道

撰文=鄭雅文
文字工作者,大學就讀資訊傳播系,曾到捷克參與老酒廠重建,著迷於老事物新生命,以及任何形式的美好生活。

攝影=Kenta Fujii、禾餘麥酒

 

陳相全與夥伴盧心潔,以臺灣穀物釀造在地風味啤酒。

陳相全與夥伴盧心潔,以臺灣穀物釀造在地風味啤酒。

盛夏,和爺爺坐在的老家廊簷前,炙熱的空氣襲來,無論扇子怎麼搧,汗水還是流不停,結束一天的農忙,爺爺從冰箱裡拿出啤酒,冰涼的氣泡趕走了夏天的熱,清爽而苦澀的氣味,伴隨唧唧蟬聲,包裹整個夏天。

說起臺灣的啤酒味,大部分人可能會想到主流大廠啤酒,臺廠大多用國外進口大麥來做啤酒,然而臺大農藝所的陳相全卻決定要用臺灣的穀物釀造啤酒,他捧著種子到田裡找農夫,以臺灣土地種出的玉米、小麥釀酒,喝下一口,麥子的香味在嘴巴裡久久不散,這才知道臺灣麥穗原來的味道。

 

5
 

「大一的時候看到身邊的每個人都在喝酒,自己就窩在宿舍裡開始釀起啤酒。」13歲就到美國讀書的陳相全,侃侃而談自己第一次釀酒的經驗,雖稱不上滿意,卻開啟了對啤酒的興趣。之後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超市挑啤酒,美國啤酒Samuel Adams Boston lager厚實的酒體、夏威夷啤酒Kona-longboard清爽的氣味⋯⋯,一邊喝著啤酒看球賽,是繁忙生活中最放鬆的時刻。

在美國生活多年的陳相全發現,美國的小酒廠在過去十多年間,從一千五百餘家快速成長到三千餘家,但全球供應啤酒原料大麥芽的地方,卻十隻手指就能數出來。這使他開始思索,啤酒原料在地化的可能。

臺灣農民大多種植稻米,因為啤酒的原料作物種植成本高,產量極低,若不搭配高經濟價值的產物,農民很難生活下去,陳相全看見了這個問題,於是飛過了半個地球,從美國回到臺灣,在臺大農藝所開始投入研究,希望能透過高經濟價值的啤酒,解決農民的問題。

他與夥伴捲起袖子,從六個小盆栽灑下大麥種子,在臺大農場培育大、小麥,從中了解每個作物特性,建立起臺灣原物料的資料庫。並與農夫契作,收購農作物精釀啤酒,用臺中大雅區的小麥、臺南白玉米、花蓮成功的大麥,釀出真正在地的味道。除了釀造啤酒的基礎穀物外,也希望將臺灣的特色農作加入啤酒中,例如臺灣土肉桂、山椒、野生的桃子⋯⋯,甚至是人們較少使用的柚子皮、橘子皮等,以小麥、玉米為基底,本土作物的香氣點綴,味道層次更豐富。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8期  生活在他方)

摘錄自《小日子》 June 2015 No.038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