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水彩筆 用創作和自己對話

 

一位藝術家 馬來西亞畫家Javi

 Julia Ting
圖片提供 Javi

 

1

 

畫紙上凍結最美時光

本名郭進傑的Javi,來自馬來西亞南方一個名為「石頭」的小鎮。大學來臺求學工作,打拚多年後,卻陷入了心靈匱乏的困境。一天偶然在傳統早市,看到一間雜糧行,內心莫名被觸動;回家後,他拾起多年沒碰的水彩筆,把它畫下來,自此鑽進一張張的畫紙裡。

他喜歡創作時與時光交會,述說心靈故事的氣味;他的臺北系列水彩創作,呈現出在地的寫實細膩,同時喚起了世人對傳統的用心與溫度。

 

看著自己的初生水彩作品《雜糧行》被買走,Javi 心裡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動。這幅畫對Javi 而言是最意義非凡的一幅——它打開了通往水彩世界的大門,也打開走進自己內心深處的那扇心門。對於非美術科班,只在小學學過水彩畫的他,從來不敢想像有人會買自己的畫,但在2016 年臺灣輕鬆藝術博覽會,Javi 參展的六張畫中,便賣出了三張。

 

一年前我第一次見到Javi,那時他正身處人生低潮。長年在職場追求的成就與安全感,全然建立在金錢與名利上,整個心靈是空虛的。我一邊聽著他的故事,也接收著他不斷拋出的困惑,一個個無解的疑問,反映著他深陷絕境的困頓心靈。

 

雨中台北0425(297x210mm)

 

但在交談的某些瞬間,特別是講起自己的畫以及作畫的心路歷程時,我發現他眼神中閃過一絲光芒,流露出不服輸的堅毅。

 

Javi 自稱個性「反骨」,越是困難,就越想挑戰。就像當初重拾畫筆的第一幅畫《雜糧行》,面對如此複雜而充滿細節的主體,畫家卻選用小小的A4 畫紙作畫,直視內心的不安。連續畫了兩天,彷彿一扇門打開了,能夠全然地專注與抽離,完全「進去」畫裡面。而原本執著與放不下的事情都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2期 拉開板凳 去市場喫飯吃冰)

 

摘錄自《小日子》 Jun. 2017 No.62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