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器皿烘焙室】在自家烘豆的陶藝咖啡館 撫平心上煩憂

Cover story   Coffee, Please

 楊芷菡
 張界聰

高雲慧 宜蘭人,曾於聯合報工作14 年,而後於臺北內湖開設畫室,授課二、三十餘年。近幾年回到家鄉,將自己喜愛陶藝、手作興趣與咖啡結合。多年老同學許時正為「開始」烘豆師,注重咖啡品質,兩人偕手期許能將好咖啡與更多人分享。

41

 

早晨拎著一壺咖啡,走到河堤旁吹吹口琴,或是騎上腳踏車,到鄰近市場和在地農夫採買新鮮食材,夥伴們提前到班後,一起在店內二樓享用早餐,而後踏進一樓工作室,捲起袖子,捏塑陶土,日常在音樂與咖啡香中緩緩開展。

 

我自小在宜蘭生長,於臺北內湖開設畫室,關心社區孩子們的美學教育,在尚未有「文創」的年代,曾以藝術造街的方式,帶領孩童發掘生活周遭之美。工作閒暇之餘到朋友的陶藝工作室玩陶,偶爾做點拼布。日益做出興致,20年前在開設陶藝教室的五年間我搬了兩次家,皆因窯燒需要一定的佔地空間。

 

伴隨積累越來越多的陶塑作品,我和朋友在碧山巖白石湖吊橋旁開了「白石陶」陶藝店,一個禮拜開張一至兩天。偶爾和先生到礁溪泡泡溫泉,自雪隧通車後,往返宜蘭變得便捷;開通後雖將觀光人潮帶進鄉鎮,藝術與人文的建設卻甚為貧乏。學生的家長在宜蘭環河東路上買地蓋屋宅,邀我回家鄉定居,創構理想的藝術場域。

 

42

 

 

思考如何運用承租的一、二樓空間,我找來老同學時正協同規劃,結合彼此的興趣,從簡單的咖啡、甜點開始,自己著手去捏製店裡盛裝餐點所需的杯盤。原本我一喝咖啡就會心悸,對於時正烘煮的咖啡卻全盤接受,探究其中原因,開業過程看到他一顆顆揀選購來的豆子,恍然得到解答。

 

不同於連鎖咖啡店的大量使用,也許因為採買的豆量少,烘豆前把蛀蟲、瑕疵的豆子一個個篩掉,便可避免附著在咖啡豆上的赭麴毒素隨著沖煮下肚,來回不斷地檢視,包含剔除內裡裂開,只剩下表皮的豆子,雖然它並不是壞掉,放進烘豆機裡容易燒焦,進而影響其他咖啡豆的味道。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1期 咖啡館的兩種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May 2017 No.61

購買雜誌



開始器皿烘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