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艸田空間】高樓圍城中的超自然舞台

 

另一種地方生活提案 臺中.ART想像

口述=林經寰、鄒貞蓮
「美勞社」社長 &「艸田空間」男女主人。是藝術家也是一對神仙眷侶。認為藝術創作需要走入人群,需要閱讀深化知識,更應該透過實作培養創作能力。「艸田」拆解「苗」字而成,象徵為藝術種下一顆麥子精神。

撰文=葉思吟
攝影=Debbie Kuo

 

po1 (1)

 

撇開公部門補助與商業藝廊機制,在城市裡,作為一個藝術推展平台,還有何種可能性?這是一路以來,我們從未放棄追尋的道路。

因此,我們來到臺中市育德路,在尋常不過的巷弄裡,打造「艸田空間」,秉持實驗、學習與修練的理念,默默開闢非主流的藝術園地。

在這之前,我們已經在臺中各處,闢建過幾處行動藝術空間。只是,相對於多數人大概或多或少參觀過「勤美誠品綠園道」,若說起「人民公舍」、「美勞社」,標榜自主勞動、行為藝術行動為主體的互動空間,通常是「巷子裡」族群才懂得上門。

融入環境的藝術追求真實不作假

之後為拉近更多與年輕藝術家距離,又成立「艸田」,強化藝術如何能夠做為文化行動觀念交流,分享多年經驗,帶領勞動體驗,有時候也接受打工換宿方式,讓有意願學習者從此地出發,一起探索「不異化、強調自然方式」的藝術創作過程。

自畢業後,我便投入行為藝術領域,或者說,就是去做自己想做的,將藝術與日常生活結合在一起,有多少資源做多少事情,鐵皮屋也能成為獨特展演空間,流浪漢也可能變成令人想一窺究竟的藝術家,所有作品都是呈現自然發生的結果。

我曾操作過幾件轟轟烈烈的藝術大事件,不同於多數人急於跳入主流藝廊框架,反而不斷尋求遠離。20年前倡議的是「替代空間實驗」,如今變體為「閒置空間再利用」概念,主張用一個人的小力量,從小處開始做起。基於此,在不同時期,在任何看似一無所有情境下,我依然不斷開創「新」的藝術展演平台,或者稱其為無中生有。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0期  夏日限定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