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尋味】家的香味 家鄉的味

 

 

特別企劃 小日子x黑松茶尋味

要不要來我家聞貓咪

文、攝=小日子行銷創意 李豪

「米亞是一位相信嗅覺,依賴嗅覺記憶活著的人。」大學的時候,特別喜歡朱天文的《世紀末的華麗》,想像跟著書中主角米亞,一路貪玩到不知老之將至,在頂樓的屋舍裡擺滿乾燥花,或者翩翩穿梭在時尚秀場之間。

出了社會真正進入了流行時尚圈,也命定如米亞一般,住在頂樓加蓋的避世所裡。可惜我的生活卻不像書中寫得繽紛,多半都是下班回家就累得倒頭大睡。

獨居的日子裡養了兩隻貓,無論愛人來去,貓都永遠在看家,等著我回來,那是僅存與我相依為命的愛。每次夜歸打開家門,貓咪們總是在門口迎接我,抱著牠聞著牠的體香竟成了一種神聖的儀式般,為我接風洗塵,在貓主人的恩寵下,我又從社畜身份轉生為人。

喜歡聞貓的額頭、牠的肉掌,甚至置於桌前大口一吸肥嫩毛肚,像是無可自拔的成癮者,但貓的體香很難具體說出那是什麼氣味,混雜些微乳香,偶爾還有些貓砂的味道,也許對訪客來說寵物的味道有些強烈,但對我來說,那其實是一種家的味道,聞到便知道我回家了,貓咪們都還在,我也還在,回家真好。

 

 

喝一口茶 品嘗一種叫家的味道

文、攝 小日子編輯Zoey

爸爸對泡茶情有獨鍾,成長記憶裡,每逢周末夜晚,我們全家人就會一起擠在客廳旁的小和室裡,喝著爸爸沖泡的高山茶,吃著小零嘴,時而聊天、時而跟著電視裡誇張的演出哈哈大笑。

和室裡擺著各式專業的泡茶工具,這裡是爸爸特意在家裡打造的茶室,也是乘載我大部分童年記憶的重要場域。我和弟弟妹妹會模仿爸爸喝茶的步驟,先將茶杯杯緣輕靠在上唇,任由氤氳的茶香,緩緩從鼻息深入心脾,一口喝下,感受茶的溫潤在口齒間流動,好似跟著爸爸的動作走,就能想像自己長大後的模樣。

長大後來到臺北工作,爸爸的茶香成了我對家鄉最深的依戀。每次返鄉踏進家門,看見爸爸坐在茶几旁泡茶的景象,便能感到很安心,內心那個沉睡許久的小女孩瞬間甦醒,馬上放下行囊、鑽到爸爸身邊討茶喝。

靠著爸爸的茶几,我滔滔不絕訴說在異鄉打拼的日子,每當講到沮喪之處,爸爸就會再替我倒滿一杯茶,他不善言語,但他用一杯杯溫厚的熱茶,將我鎖住的眉頭鬆開,讓那顆原本在外漂泊的游子之心,重新獲得安頓。

直到現在,只要想家我就會喝茶。

 

 

點擊下方照片,分享你的氣味故事

 

 

文、攝=李豪、Zoey